最新消息 關於外遇抓姦 連絡我們 服務項目 服務流程 貼心叮嚀 線上諮詢 客戶留言

外遇抓姦消息
(發佈時間:2019-05-30 16:04:00)

拋開大男人主義,男性開始挽回女友

「男兒有淚不輕彈」、「男兒膝下有黃金」,這些觀念都告訴我們,身為男性應該要堅強,不能夠輕易地落淚,也不能雖變亂跪,因此我國許多的男性,自尊心都非常高,或許在某些地方,會覺得自尊心高的男性,很可靠或是可依賴,但是在爭執的時候,這樣的個性就成為最可恨的地方,不但不會聽自己的說法,知錯也不會認錯,故在又愛又恨的自尊心的阻礙下,最後結束這段感情。

不過現在的想法,已和過去有很大的不同,男性不但會尊重女性想法,在遇到爭執的時候,也會選擇先道歉認錯,成為所謂的新好男人,而在感情出現危機時,也會選擇挽回感情,因此男友感情挽回,不再是指挽回男友,也是說難有主動挽回女友;不過男性變得越來越溫柔,也讓公主病的女性增加不少,故徵信社建議,不想要當大男人,也不想要養公主,體諒跟主見要拿捏好,才能避免這些問題。

有任何感情上的問題,無論是對方劈腿,還是想挽回不知所措,遇到疑問都可以來徵信社進行感情諮詢,我們有各方面的專家,針對情侶之間遇到各種不同問題,給予不同的建議與協助,幫忙解決所有的問題。

 

想要挽回感情,並不是只投其所好

不過對於所謂的新好男人來說,男友感情挽回的方法,大多都是投其所好,看對方喜歡什麼,就滿足對方的要求,但這樣的方式,只能換回暫時的原諒,並沒有解決問題,之後還是可能會因相同問題再度爭執,甚至是衍生出更多的事情,由此可見,挽回並不是件容易的事情,若沒有正確的方式,是沒辦法解決事情的。

徵信社處理過許多男女問題,因此不但了解男性的想法,也了解女性的內心,故對於感情挽回問題來說,我們絕對是最好的幫手,能夠針對不同的感情問題,以及當事人不同的個性,規劃合適的挽回方案,協助委託人挽回感情,另外也有心理諮詢的專家,安撫當事人的情緒,幫忙兩人進行溝通,讓情侶不但能復合,還能增進感情,有任何需要都歡迎來進行諮詢喔。

 

我也不敢跟我的同事提出,怕他們會看不起我,或者是會笑話我

要進行外遇抓姦,這個人真的太可惡了,居然會把我的錢拿去養小白臉,我真的不想要原諒這樣子的一個人,我這麼的相信她,居然她會對我這樣子做,怪我就是對她太好了,如今她才會這樣的背叛我,如果我能把她的感情給放下的話,我就會對她處以最嚴重的報復!我是一名工程師,我都把我的錢交給了我老婆在保管, 因為我工作很忙碌,其實也沒有空來花我這些錢,於是我就把我錢交給了我老婆,希望她能好好的管理我們的錢財,如果以後有機會的話,就可以利用我們存的錢,去買我們想要買的東西。我都一直這麼的相信我老婆,一直相信她一定會為我管理好我給她的錢的,但是沒想到,居然她會把我的錢拿去養小白臉,我這麼辛苦的賺錢,居然她會對我做出這樣的事情,我真的沒有辦法理解,為什麼她的行為這麼得狠呢?雖然發生了這件事情,我還是得要去上班,我每天上班都心不在焉的,一直想著這個問題,我也不敢跟我的同事提出,又怕他們會看不起我,或者是會笑話我,所以每當我在工作的時候,我就會一直想著這個問題, 我的家庭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呢,這個是我從來沒有想過的問題,我以為她會跟我共同的去經營我們的婚姻,但是沒有就算了,還這樣子的花我的錢,這樣的傷害我,要我怎麼嚥得下這口氣呢?我就把這件事情說給的徵信社知道,我就跟徵信社說:我嚥不下這口氣了,我要去抓姦,請他們幫忙我!於是他們聽了以後就跟我說:不用擔心難過這件事了,這件事情就交給他們來處理,我們一起去把這件事情給解決吧。

妳可以要我部分的財產,但我覺得妳不應該一直的恐嚇我

那天老婆找來了徵信社很多人,就給我外遇抓姦了。我看到我老婆找那麼多人來以後,我的腿都軟了,我心想我這下子完蛋了,我被抓到了以後,以後一定不會有好日子過了。我因為嚇到了,我就馬上跪下來求我老婆,可以不要生氣了嗎,可以原諒我嗎?如果可以的話,我立刻發誓給你看,我就會跟這名女子不再交往了,以後也不會有聯絡了,就連以後在外面的女生,我也不會多看一眼的。後來老婆就跟我說:如果你在我還沒有找到你外遇的時候,你可以跟我說這句話的話,我一定會很開心的,多親你好幾下的。但是現在你讓我抓到你外遇了,你跟我說這樣子的話,我會覺得你是想要脫罪而已,我不會把你的話放在我心上的,更不會相信你說的話。後來我聽到了老婆這樣子說,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說了,因為我沒有辦法獲得她的信任,我就只能看她最後要怎麼處理我了。於是我就乖乖地跟她回到了家裡面,她就跟我說:要我把名下的財產全部都給她,要不然的話,她就會把我的事情公開給在我的周遭,就連我公司,連我朋友圈,都會知道我發生了這件事情。於是我聽了老婆這樣子說,我就跟她說:有必要搞得這麼嚴重嗎? 我外遇了沒有錯,我做錯事情了沒有錯,妳不應該這樣子報仇啊,我又不是不認錯,我也知道我錯了,但妳也不應該這樣那麼嚴重的懲罰我, 妳可以要我部分的財產,但我覺得妳不應該一直的恐嚇我,說要把我這件事情說給大家知道,那妳以後教我要怎麼做人呢? 我就沒有辦法在別人的面前抬起頭了,何必事情一定要做的這麼絕呢?